【每周一案】第44期:他为何沦为工程老板的“跑腿”?——原柳江县教育局党组书记、局长刘红波违纪违法案例剖析

来源:

柳州市纪委监委
发布日期:
2019-11-05

“感谢刘局长,今后还要你多多关照……”在办公室、车上、家里收受贿赂,原柳江县(现柳江区,下同)教育局党组书记、局长刘红波沦落为工程老板的“跑腿”,如今锒铛入狱,成为阶下囚。这一路走来,是什么让他一步步站到了党和人民的对立面,沦为令人痛恨的贪腐蛀虫?

 

底线失守   与商人“勾肩搭背”

2011年11月,刘红波任柳江县教育局局长。刚开始,刘红波一心想着把项目做好,还经常到项目一线去检查督导。由于项目多,他经常和工程建筑商接触,一来二往,自然成了很多工程老板争相讨好、攀附的对象。看到老板们做项目利润丰厚,出手大方,刘红波心底对金钱的欲望星火不断蔓延开。

  2012年6月,刘红波将教育局有工程项目即将招投标的信息透露给“老熟人”工程老板邓某某。邓某某当然不想错过这样的好机会。于是,在刘红波的“关照”下,邓某某顺利地拿下了项目工程。同年中秋,邓某某第一次按响了刘红波家里的门铃,面对邓某某送来的礼品和10万元现金,刘红波没有拒绝。有了利益的牵扯,此后二人关系变得分外亲密。邓某某先后承包了教育局15个工程项目,逢年过节都会去刘红波家里登门拜谢,当然每次都少不了给刘红波送去“感谢费”。2012年至2015年6月间,刘红波先后5次收受邓某某送给的感谢费50万元现金和价值25万元的金条。

2016年5月,邓某某行贿他人的线索被掌握,他心慌意乱地找到刘红波商量对策。因担心东窗事发,经过一番合计,刘红波决定退回邓某某送给的50万元现金。但当邓某某提到金条的时候,刘红波却谎称已经“处理”掉了,实则金条还藏在老家。当时,面对即将曝光于人前的贪污腐败事实,刘红波仍不悔改,侥幸、贪婪心理依然在作祟,他不想“白忙活一场”。

 

以权谋私   给亲戚“牵线搭桥”

  尝到“甜头”的刘红波,在收受贿赂的同时还不忘惠及亲人,主动为亲戚牵线搭桥。2013年上半年,刘红波对其远房表弟黄某说:“我给点教育局的工程你做,以后多关照点”。黄某开始有些为难,但是也不敢得罪刘红波,毕竟以后的工程都需要这位“大局长”的关照,转念一想就答应了下来。

刘红波把项目的招投标信息提前告诉黄某,黄某所挂靠的建筑公司有充足的时间准备投标材料,借以抢占先机优势。再加上刘红波的特别关照,黄某挂靠的建筑公司都能够顺利中标。2014年7月,刘红波主动联系黄某,说手头紧张,提出要向黄某“借”10万元,黄某二话不说当即答应。第二天,黄某直接把钱送到了刘红波的车上。两人心照不宣,从此谁也没有再提过这10万元钱的事情。几年来,黄某先后得到教育局10多个工程项目,合同款累计2000多万元。

 

贪欲无边   踏上穷途末路

  通过提前“通气兜底”、推荐建筑公司、在评标过程中予以关照的方式,整个表面上看起来公平、公正的招标建设项目,实则早已经是“量体裁衣”,一切都在刘红波的掌控之中。

  刘红波作为教育局局长,工程建设批复一办下来,都会有相关股室跟刘红波汇报,而此时刘红波一般都会说出自己心里的目标人选,不久也会有项目老板主动联系教育局相关工作人员,对接招投标的具体事宜,整个过程可谓是刘红波一人说了算。工程老板们都明白,没有刘红波打招呼,教育局的工程项目很难拿到手。

  “以权换钱”的戏码,在刘红波的“发财路”上不断上演。2012年至2016年间,刘红波在工程发包、工程款结算过程中,收受彭某某感谢费35万元;收受马某某感谢费35万元;收受钟某感谢费40万元;收受李某某感谢费25万元;收受何某某感谢费20万元……

  理想信念丧失,不断膨胀的贪欲慢慢吞噬了刘红波,驱使他肆意踩踏纪律红线和法律底线,最终他也逃脱不了党纪国法的制裁。2016年8月,刘红波因涉嫌受贿犯罪被鹿寨县司法机关立案侦查;随后,刘红波被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。2018年9月30日,刘红波因非法收受他人财物252万元,犯受贿罪被鹿寨县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六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整,受贿所得依法予以没收,上缴国库。

  正是法纪意识淡薄,党性原则丧失,思想蜕变,从一开始和老板们吃吃饭、喝喝茶,发展到疯狂收受贿赂,刘红波腐化堕落的速度之快令人咋舌。然而短暂的“权力狂欢”换来的终将是自食恶果。只有时刻保持对权力的敬畏之心,谨慎用权,算好自己人生“七笔账”,方能斩断伸向贪欲的“罪恶之手”,促进政商关系在依法依规、界限分明、公开透明的轨道上良性互动。